法官地位「超然」可豁免制衡?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19-12-23

李梓敬深水区议员

本港法院已正式就「七警案」作出裁判,引起市民广泛议论。就公众最关注的量刑问题,笔者无意作出评论,我更关注的是,近日不断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市民对案件和法官的评论,可能会构成藐视法庭罪的问题,意图恐吓市民对裁决噤声。而我在网上有关质疑藐视法庭罪的言论,亦引起了一些法律界朋友的注意及争论,故我希望撰文回应一下。

众所周知,香港是有《藐视法庭罪条例》的,故不能随便评论法院的裁决,更不能羞辱法官。然而,我认为这些旨在保障法官权威,限制市民言论自由的法律条例,其实值得商榷。

藐视法庭罪有违公义原则

事实上,虽然《藐视法庭罪条例》在实行普通法体系的地方并不罕见,但实际上现时已很少採用,「保留而不採用」甚至已成一种世界潮流,也有些地方会废除《藐视法庭罪》的部分内容。例如英国便于2013年废除了《藐视法庭罪》中的中伤法官(Scandalising the Court)行为。主张废除有关罪行的 Lord Pannick QC 更称利用刑事罪行,来为司法提供特别保护,不会加强,只会削弱市民对司法的尊重。(Respect for the judiciary ... is undermined rather than strengthened by the existence and use of a criminal offence which provides special protection against free speech relating to the judiciary.)

我认为,《藐视法庭罪条例》的本质是违反公义原则的。依据维珍尼亚大学法学教授Early C. Dudley的论述,在藐视法庭罪的裁决过程中,原告、受害人、裁决者之间,是出现角色重叠的,即由同一方人马出任(the roles of victim, prosecutor and judge are dangerously commingled),这并不符合诉讼程序公义的原则。

持这种观点的法律学者,其实并不少,可见藐视法庭罪的本质是充满争议的,绝不缺乏否定的理由。想一下,倘若一场球赛中,主办单位、球证、旁证、球员都是同一人,这会是一场公平公正的比赛吗?《藐视法庭罪条例》偏偏就有这样的性质。

司法机关缺乏制衡值得商榷

此外,也有人认为司法机关的性质较特殊,其自我保护的能力较低,故与行政机关及立法机关比较起来,司法机关应受到更大的保障。我认为是不成立的。行政、立法、司法机关各司其职,司法机关负责裁决,有能力控诉一人入罪,剥夺一个人的财产与自由,权力岂算弱小呢?

试想一下,本港法院对庄丰源案的判决导致了「双非」问题的出现;终审法院裁定新移民申请综援须居港7年的规定违宪,亦打开了新移民申领综援的大门。可见,司法机关的裁决可以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,倘若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应接受社会舆论的制衡,司法机关又岂能独善其身?可以辱骂行政和立法机关,不能辱骂司法机关,是否表示司法独大?有人说司法机关无法在政治和舆论上作出反击,也是值得商榷的,司法界所发起的「黑衣游行」岂非一种政治行动?

言论是一种较温和的制衡手段,不可能丢弃。而公众于司法机关外的评论亦不影响法官的独立裁决,故不影响司法独立。任由司法独大「超然」,豁免制衡,绝不符合公众利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