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合理,我认为好唔合理!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19-12-05
你的合理,我认为好唔合理!

返学后,时间严重唔够使。唔计日常返工和精心绘画《Robocat》,还有备课 + 导修assigned reading + 写paper的参考书目………Well,我近乎冇乜睇过。

重新检视我们信奉的伪真理

但我还是同自己讲:好彩有读(毕竟现兜兜交咗学费呜呜)。哲人留下的话语,令我重新检视一些自小就被灌输的道理,一些我曾经信到十足十的道理。

像「书中自有黄金屋」。你总读过书吧,那幺,你买了楼未?OK,知你买咗楼嘞,但你买的只是单位乙个,而不是一间house(至于黄金不黄金呢啲门面嘢我就不同你斟酌了)。当然,总有些读过书而又出类拔萃的人有能力买到一间house(而house里又真的放有黄金若干両),但亦只能说,有些读书人做到有些读书人做不到。

这句(好似真理的)古谚语一经日常经验检视,原来不是甚幺真理,只是一句可能真但更大可能落空的说话,或大话。

你永恆地摸不透的「报应兄」

这一句还算易搞,也有一些,根本无法检视其真伪。

像「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;若然未报,时辰未到。」实不相瞒,知性如我在人生中也曾多次讲过呢句嘢,即使今时今日冇讲出口,心里面一样会谂。

尘世间太多离谱的恶人恶行了(恶行自然是由恶人做出来,所以不要再懒理性说甚幺对事不对人),问题是,对于这些(干出恶行的)恶人,我们奈佢唔何——佢可能係富豪,佢可能係高官,佢可能係(冇纪律的)纪律部队中人……

在这个极度无可奈何而又咬牙切齿恨不得煎其肉拆其bone的情况下我们所能说的就是: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;若然未报,时辰未到。吼!(个「吼」字唔讲都得)

讲完,心里就自然觉得呢条恶人终有报应,可能听日可能后日可能下个礼拜,总之就肯定是在未来一日啦。

如果恶人真的在听日或后日或下个礼拜得到所谓报应(但怎样才算是真正的报应?)——总之只要在你有生之年发生,操纵报应的嗰位「报应兄」便像帮你出了一口气;但如果「报应兄」一味拖拖到你入土为安后才愿意出手整治,你点睇?又如果「报应兄」决定放佢一马,恶人终其一生都食好住好仲安享晚年,你又点睇?

有人可能会话:无论有几食好住好咪又係一样要死,超!

我亦可以话:超,咁你千辛万苦储够首期买间贵价劏房供到死先供完,又冇做过甚幺恶行,咪又一样要死。咁,你个报应咪仲甘?假如死就是报应,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个报应的deadline。

若然未报,合理时间未到!

受监警会启发,对于检视报应我有个崭新切入点——合理时间。

时间好公平,因为客观,我的一秒和你的一秒,完全一样(当然,你一秒所赚的钱绝对可以多过我,但这已涉及多一个範畴,而跟时间本身无关)。

合理时间不同。你的合理跟我的合理,可以是完全不同的道理——1.你老闆勒令你第二朝做好个PowerPoint,佢认为俾足成晚时间你,好合理啦笨;但你心里面肯定会呻:得嗰一晚?好唔合理!2.Lecturer俾足成个sem我去做paper,好合理;我得嗰一个sem去做paper?好唔合理!——合理不合理,是个永远无法解决的时间纠结。

再检视报应。「若然未报,时辰未到」中的「时辰」,究竟指乜?太虚无了。若换成「若然未报,合理时间未到」,即使依然唔知几时才算合理,但至少,听落官腔啲,而官腔,对尘世间不少人来说,永远受用。

但有人又会问:Hey,咁「合理时间」是由哪个时段开始计算呢?——自然是由恶人做恶行的那一个moment开始计算啦笨。这幺显浅的问题,竟然仲有人(佢读的书肯定比我多,住的单位肯定比我大)好意思提出,实在好唔合理。

撰文:月巴氏

facebook专页:

blog

email:fatmoonba@yahoo.com.hk